後炮 ─ 韋斯咸 0:0 阿仙奴

eddy chung │ 15.12.2017 - 10:30 a.m.

 

清晨從香港飛往北京,下機後隨即前往清華大學跟國內法律教授會面,翌日清晨又從北京南站乘坐高鐡前往上海,四小時三十分鐘的車程,除了睡覺,就是發呆,下車又隨即前往預約好的地點跟客戶進行一整天的會議,第三天中午才帶著疲乏的身軀返回香港。雖然當中乘坐的已經是商務客位及一等車票,但活動期間一時的室外冷空氣及一時的室內暖氣,辛苦非常。

回港後翻看韋斯咸對阿仙奴一戰,上半場四十五分鐘沉悶非常,得出來的問題是:究竟阿仙奴球員打算作出多少次傳球才願意作出射門?那種十八碼傳交到十二碼,再由十二碼傳交到六碼的思維,覆蓋了韋舒亞、伊禾比、奧斯爾及山齊士整條中場線的腦海中,在四十五分鐘內不斷的嘗試不斷的碰壁,是有勇氣的堅持?還是沒變化的戰術?

 

【文字版權所有,轉載及只抄襲部分金句者請列明出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最近評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