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迷來論:嘗試尋找困擾多年的自圓其說解答

eddy chung 4.2.2019 - 11:00 a.m.

 

豬年在即,先祝各位槍迷們新春大吉,阿仙奴成績節節上升。槍迷「pink」於大除夕傳來電郵一則,全文如下:

 

人們總是很喜歡找一些人去發洩情緒或是攻擊,事無大小全是某人問題,順手拈來,簡單方便。而球隊之前當然是雲爺爺out,現在直播中隱隱看到老闆高安基out的畫面,我想隨着艾馬利説冬季轉會只有銭借而沒錢買時,球迷間又一次找到一個人去入數,就是老闆高安基了。

先在此戴定頭盔,以下美其名為猜想,説穿了是段古,不要問我理據何在,只是十多年來零碎傳聞,觀察和記憶,估計一個屈了球隊十多年的死胡同找另一角度切入,化解我心中猜不透的結,資料有錯誤,請指正討論。

時間回到過去我們曾風光的日子,雲加到來後與甸恩構思一個極具野心的宏大藍圖,如何將一個算是班費中型班球隊,打造未來能與巴塞皇馬匹敵的球會?我猜想當年他們不會把假想敵或效法對象,是如日中天英超最強的三冠王曼聯,是更大膽的挑戰歐洲冠軍常客,差不多代代球王也會效力的巴塞皇馬!這個在當時的環境中可説是極具野心大膽的嘗試,這份計劃書最終獲得董事會通過,全力支持配合!而配合的基石,可説是新球場的建設,奈何這個計劃定下後,當時花費之巨,風險很大,而傳聞中(或事實?)銀行借貸其中條件是雲加要長期任教,為什麼要一個球隊經理任教時間做為借款條件之一,而不是當時真正擁有球隊的董事們承擔?董事們押上什麼去借上高息借款?是雲加厲害或是銀行家們早有準備這班董事會成員傾向跳船逃生?之後甸恩聯手俄羅斯烏氏組成的紅白公司跡象來看,令我極度懷疑甸恩當時已看透這班董事們沒財力能力或有心無力去承擔這個計劃的巨大風險,於是拿起計劃書出外尋找有興趣的投資人,而他帶來的是高安基!

雙方第一次接觸後,發現談不攏,可能是甸恩請求高安基以一個類似油王的手法全面買起球隊,從而減少高息負債,再低息還債給高安基,減低球會風險壓力,發展球會原計劃前提是日後自給自足式,即是如球會案照計劃進行,理想是高安基開始是承擔一切風險後,一毫子也不用出,還有利息收入可以全部擁有球隊,相信是吸引高安基願意投資的誘因,那和現在有什麼分別?分別可大了,在於如一切按照最初甸恩盤算,基本上是賣盤給高安基,賣盤和收購是兩碼事,你想持股的董事們怎麼想?我不説穿你也懂的,當然發生了的事實是甸恩被擯出董事會,董事們也開始要雲加做靚盤數,販賣未來!

一間公司股票升值,除了業績表現,負債比率這些簡單要數外,前景也是給投資人一個很大的原因,而深得董事們信心信任的雲加,絶對是開外掛級的CEO,可惜油王入主另開了一個全新遊戲玩法,搶高轉會費,球員薪水上漲,這個在當時的藍圖是預計不到,還有是對手也和你鬥搶潛質新星,君不見雲加常說什麼C郎美斯是他最先相中,險簽系列要幾多有幾多,再要高壓還債做靚盤數下,半被迫重用青年人,希望雲加魔法再度展現一下,等投資人信心大增,持股人股份價格也上漲,再加上販賣未來式洗腦,董事們最後也招回高安基。

這次高安基並不是上述賣盤式入主,是投資式續步收購股份,如前所述,賣盤和收購對股份持有者價格有天地之差,如前所述的一齊行動,或多或少是董事們的財技,不敢説雲加是幫兇,這說法太嚴重吧,但有參與這個肯定走不了,一來這個計劃是自己發起,我相信雲加的風骨是不會洗濕了頭一走了之(題外話,雖然後期我不斷説他壞話,但這個位是我對雲加欣賞和感激的地方,可能法國人都愛面子關係吧,也不想太多了),二來雲加也發覺這些董事們的底,一為神功二為弟子,只有硬着頭皮做下去,我只關心手上股份能夠多高賣出,只要盤數做好,給人感覺非常有前景,球會一切你搞定,那就說明為什麼董事會給雲加無上權力的最大理由!那高價賣給俄羅斯烏氏紅白公司就簡單多了吧!不,在當時時機上正好這個烏氏做了抬價部,也有董事美其名對於球隊發展有分析,最後也是高價賣出給烏氏,相信是高氏當時出手比烏氏低,而甸恩找烏氏合作,相信也是當初找高安基一樣,用類似油王式玩法,加快球隊進入藍圖計劃下階段,可惜時機太遲,甸恩最初看到遊戲規則玩法不能如藍圖般等收成太久,其他對手也追上來,所以最初找了高安基,後來又找烏曼諾夫,最終神算一般預計到這玩法可加快球隊走出死胡同,可惜造不到今天的曼城(再題外話,雲加被下台後,與甸恩攜手一起看比賽,這畫面讓我很感動,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我認為他倆真的很愛阿仙奴,在他們面前說我很愛球隊,相信我唔面紅,狗都吠我),而雲加也不讚成用甸恩方式,一是背棄了初心,二是要保護董事成員,三是對於自己絕對權力的留戀,雖然烏氏曾説一樣給予同等待遇,但不竟這個烏氏是雲加不太認識他的底或是簡單的不合吧!

之後發展大家有目共睹,但怎麼解釋高安基被人詬病的吸血鬼或孤寒一毛不拔,我嘗試用一個代入高安基的設計對白:當初你們找我是在於我有財力承擔可能的一切預計不到後果做 back up,最終手段才要自淘腰包還債,你們給我球隊的發展方向是自給自足式,只要我購入你們的股份,其他我不用出一毛錢給球會,而球會真的不能自给自足式按計劃發展下去,我也不會用高價買你們的股份,現在駡我每季不出一億幾千萬磅買人,孤尻寒!喂,一開始我就是相信你們的計劃才入主,現在就是按當時計劃發展,依家又叫我拿錢,況且我買到你們的股份價錢,已經可以起多一到兩個酉長球場,咁我上了賊船還是老千局?那麼誰才是吸血鬼?各人有各人答案。

以上純設計對白,如有類同,實在要為高安基平反!當然我不是真的為他説好話,也不是抹黑前董事成員,是困了我多年的問題,嘗試以段古式方法找答案,開了一個困於球迷多年問題的死胡同,找一條可能的解答。所以現在有人駡高安基,我只有吃着花生.....

最後,當初有份參與這藍圖計劃的,不再世的,還有幾多還在球隊裡?高價賣走拍拍屁股走,這是我啓發上述段古的原因,而那個唯一一次讚過的CEO也下堂求去,球隊怎發展,現在看不到什麼出來,唯有跟著從前的大計是暫時唯一的依靠......

新一年祝大家新年快樂!

pink

eddy:某程度上,對於甚麼銀行借貸的條件之一是需要雲加出任領隊,這個從一開始我已對之有所保留,沒有一宗貸款是需要以二十年的人事去留作出擔保,這對貸方和借方都不設實際。

高安基最初與阿仙奴董事局達成一個怎麼樣的協議?看官們當然各有各的想法。然而,阿仙奴當初需要高安基,是因為在貸款期內需要一名財政非常健康的投資者站在背後,以防球會在貸款期內有任何突如其來的不測。

 

【文字版權所有,轉載及只抄襲部分金句者請列明出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最近評論文章